• 站内搜索:
  •  
详细信息

字号:   

我爱我家:难忘的记忆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7年5月17日 09:30
 

我从故乡回来,拍了几张外祖母院子的照片带给母亲。破壁,败墙,杂草丛生,柴火堆上的蛛丝,令人心悸的安静……“我妈现在活着该多好!”母亲背过脸,嘴角明显颤动着。
   记忆中,母亲和外祖母间,也就是母女间有一场带火药味的争吵。少不更事的我,隐约地听出,外祖母给在外工作的母亲一个引导性的批评,应多资助点家境较为拮据的兄弟姊妹。争吵之后,空气陷入一种长久的凝固。我在不安的战栗中睡着了,醒来时,外祖母又在灶台前忙前忙后,做母亲喜欢吃的饭,两人又谈笑风生。
   我参加工作以后,有一次,单位发一种枣红色工作服。说实在的,那种红穿在“大男人”身上,颇不自在。母亲在家里听到了我的抱怨,她说“单位发的厂服样式不错,打发不下你,还想穿金戴银……”,“我说不怎么样,就不怎么样”,父亲正好不在家,年少轻狂的我对着母亲吼着。家里的水缸顿时起火了。
   母亲的性格泼辣,干练,至今如此。听到我的反驳,她却选择了我意想不到的沉默。独自折身,回卧室去了。我意识到闯祸了,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扑面而来。
   父亲回来了,我赶忙拽着他的衣袖,拉到厨房的一角,轻声细语而又不安地紧急报告。父亲没有言语,他的涵养性一直令人折服。饭菜上桌时,母亲仍然在卧室躺着,不理不睬。父亲的眼神与我碰撞,比以往多停留几秒钟,我解读了其中的密码。
  “妈,不要跟我一般,别生气了。快吃饭吧”我把单独的饭菜送到母亲床头。母亲脸上的冰开始消融。
   外祖母过世了,母亲的哭声感染了所有亲人。每每回忆起与外祖母有关的事,她的情绪总难以自已。我在母亲面前用餐,她总长久地看着我,说:“你头发也白了,你也老了……”一种难言的感动突然澎湃而来。
   我陪着母亲,享受一份宁静和幸福。也向母亲的母亲,投以深情的怀念。岁月流长,愿母爱泽润天下。

所属类别: 诗文佳作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联系我们  |  会员登录  |  企业邮箱  |  后台维护  |  设为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

版权所有 © 2011   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   中企动力太原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  晋ICP备11005599号
Copyright © 2011 Shanxi Coking Group Co., Ltd.

访 问 量: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  num